28365365官网:金沙江环境危局亟需引起重视

金沙江起于青海省玉树县巴塘河口,江面海拔3700多米,止于四川省宜宾市岷江汇合处。2000年以来,金沙江开始大规模修建水电站,干流共规划建设水电站27座。在横断山研究会会长、地质专家杨勇看来,这一规划面临着潜在地质隐患,威胁来自于两岸的矿山。“金沙江流域地质情况复杂,是地震高发区域,而两岸星罗棋布的矿场更是增加了地质灾害发生的概率。”杨勇告诉记者,从1986年他完成“长江第一漂”后,他对金沙江两岸地质情况高度关注,1988年后每年开展考察,为的是查明潜在地质安全隐患,协助政府做好应急预案,并在危险来临及时做出应对。今年的考察中,他发现大量矿场由于经济不景气而关闭,但被掏空的矿山与尾矿坝依旧可能造成地质灾害。

清朝乾隆51年,也就是1786年,许多历史文献上记载着一起因强烈地震而引发的特大洪水。在当年6月1日,四川省打箭炉、清溪一带发生强烈地震,导致泸定县老虎崖发生山崩。巨大的山体垮塌入河,在大渡河形成了巨大的堵坝。在之后的9天9夜,被堵住的河水超过平时正常水位160多米。6月10日,在一次剧烈的余震后,积蓄了巨大能量的洪水倾泻而下,以摧枯拉朽之势摧毁沿河的一切,直到湖北宜昌才水势渐缓。这场大洪水造成的确切死亡人数当时未有详细统计,但不少史料记载洪水发生时的惨景,洪水将沿岸村镇连人带物“一洗皆尽”,大水退去只剩白沙,“浮尸蔽江而下”。

“按照青藏高原的地质发育历史,这样的灾难还有可能发生,金沙江流域就是此类地质灾害的高发区。”杨勇对江河的关注,源于30年前的“长江第一漂”。1986年,依靠最简陋的漂流设备,从长江源头漂到上海崇明,创造了首次无动力全程漂流的奇迹。但是杨勇过半的队友都在那次长漂中罹难,弟弟也在为他助威的路上出车祸去世。那之后,杨勇全身心投入到长江研究中,至今已经整整30年。

杨勇认为漂流和步行是调查研究江河地质状况的最好方式,但如今众多大坝的建设已经让完整的长江漂流成为了不可能,于是从1988年开始,他每年都会发起对长江流域特别是上游金沙江的考察。在30年的考察中,他亲眼目睹了人类活动是如何逐渐影响长江生态环境,而且这一进程至今仍在持续。

在对金沙江流域的考察中,杨勇发现一个严重隐患,在金沙江两岸,矿山开采与选矿厂星罗棋布,不仅污染水源,被掏空的矿山也成为了山体垮塌的隐患区,如遇地震等外因介入,就可能造成严重后果。

在杨勇位于成都的工作室,他刚刚完成一次金沙江流域的生态环境考察。在这次考察中,杨勇发现金沙江两岸的采矿场大多已经停产,近年来经济形势的下行使得矿业深受影响,大批矿场停产或减产,人类活动对金沙江生态环境的影响似乎进入了一个休眠期。

。”杨勇说,例如位于金沙江峡谷顶部分布着众多矿山,堆放矿渣的尾矿库就悬在金沙江边的山体上,河谷底部就有大片村落分布,如果发生渣体滑坡和尾矿库垮塌,这些村落将非常危险。许多停产的矿场现在空空荡荡,监管成为难题。而下方都有村落,那里的居民对头悬“炸弹”的现状束手无策,水源被污染了,以前还能向矿场老板要一些经济补偿,但现在矿场停工老板也找不到了,只能听天由命。

另一个危害在于污染水源。从采矿场中挖掘出的矿山,被运到选矿厂中加工,产生的有害废水往往直排入江,而矿渣本应堆入尾矿库,但往往容量有限,有害矿渣偷排入江的情况依旧时有发生。堆积在坝体内的尾矿也不安全,经雨水浸泡后产生重金属超标的污水,或是留入江河,或是污染地下水源,继而污染动植物,沿江居民都可能受到影响。特别是在金沙江向家坝、白鹤滩、乌东德四座电站完成蓄水后,矿山污染物将因为水文条件的改变附集在水库中,因为水流的自净能力下降而持续产生污染。

更大的威胁来自于矿山破坏地质结构威胁到大坝。“大坝有较高的抗震标准,地震可能不至于直接摧毁大坝,但极有可能会让采空区在地质灾害的诱发下发生次生灾害,最危险的后果是欲崩地质危岩滑入金沙江,形成一连串的堰塞体,威胁大坝安全。”例如东川矿区,这一有着百多年开采历史的老矿区,已经演变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泥石流泛滥区,其中因民、落雪矿区位于金沙江右岸破碎的山体,经过多年的无序开采,形成了多水平的采空区和地质灾害多发隐患,而存在隐患的山体以下就是白鹤滩水电站库区。

杨勇告诉记者,金沙江流域自然地貌的形成,就是在一次次的山体垮塌、溃决中形成的。这些年杨勇对金沙江的崩塌滑坡堵江遗迹进行了全面调查,场景触目惊心。“即便没有人类因素干预,亿万年来这样的过程已无数次的发生,而近数十年来大规模沿江矿业无度开发,更是极大地提高了这种危险发生的概率。”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1月5日重庆召开的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指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不搞大开发。杨勇认为,习总书记的讲话对长江生态保护工作是一个重要机遇,现在举国上下对长江环保的重视度与投入越来越高。

“对自然的保护,只有获得沿江百姓的支持,这件事才有可能成功。”杨勇说,在金沙江流域环保修复工程上,摆在国家政府面前的挑战有三:如何应对潜在的地质生态灾难隐患;控制矿业开发并制定精准的移民扶贫政策;水电资源开发需更为慎重。

杨勇认为,目前金沙江的环境休眠期是市场与经济环境所造成的,一旦经济复苏,对矿业的需求增加,金沙江沿岸矿业会出现爆发性的反弹,届时对长江环保工作又将形成一轮新的挑战。

“沿江矿山不论停与不停,都会对环境造成危害。”由于前些年金沙江沿岸矿业的无序、利益至上式发展,造成现在市场疲软、产能过剩,因此自然淘汰矿山是市场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

“现在既然矿山自然消亡,就要借着形势,根除这种无序生产,让野蛮开采的矿山永远死亡,在法律上阻止其复活反弹的可能,该注销的就注销,这样也能减少政府的处理成本。”杨勇表示,金沙江环境修复形势严峻,不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更要有断腕的决心,否则难以破解现在的“死局”。

杨勇表示,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与当地群众,也意识到了无度开发将贻害子孙后代,于是纷纷开展经济转型,降低经济发展对资源开发的过度依赖。他近期发起的“地理大发现”行动正是基于这一目的,发现金沙江沿岸鲜为人知的自然旅游资源,帮助当地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既能实现富裕生活也可保住绿水青山。

“从人类文明发展趋势来看,人们的生活习惯正在被工业文明所绑架,对物质资源的渴求势不可挡,但我们必须思考一个问题,自然是否能够承受人类的欲望。”杨勇说,在整个长江流域生活的亿万人类、与动物乃至一草一木都是长江生态命运共同体中的一员,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抱着这样的心态看待长江生态问题,目前面临的各种挑战才有破解的可能。

留下评论

www.75365.com  www.10365.com  www.60365.com  www.98365.com  www.365.tv  www.15365.com  www.09365.com  www.08365.com  www.3657.com  www.99365.com  www.39365.com  www.38365.com  www.77365.com  www.bet9365.com  www.67365.com  www.78365.com  www.55365.com  www.57365.com  www.58365.com  www.50365.com  www.51365.com  www.63365.com  www.666365.com  www.53365.com  www.567365.com  www.54365.com  www.03365.com  www.87365.com  www.05365.com  www.04365.com  www.06365.com  www.15365.com  www.16365.com  www.18365.com  www.20365.com  www.21365.com  www.22365.com  www.25365.com  www.27365.com  www.28365.com  www.7714.com www.31365.com  www.32365.com  www.34365.com  www.36365.com  www.68365.com  www.70365.com  www.71365.com  www.72365.com  www.81365.com  www.82365.com  www.83365.com  www.1581.com  www.767365.com  www.9365.com www.757365.com  www.84365.com  www.85365.com  www.90365.com  www.91365.com  www.92365.com  www.100365.com  www.222365.com  www.3659.com  www.000365.com  www.444365.com  www.555365.com  www.999365.com  www.49365.com 365bet官网365bet.mom